KRYSTALLOS

I'll be there by your side,
share your fears in the silent redemption.


-MASTER-
No.20

【Idolish7】花遍路(17)四

※ 大正浪漫奇譚,人花戀。


【Idolish7】花遍路(17)四

                                                                                                            


4.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還只是一朵紅色的花。


山上總是陽光燦爛,花朵本身沒有甚麼自我意識,追隨著光的方向拔高,又往泥土裡生根來吸收養份,他的世界沒有過得好或不好,只有飽和不飽、今天有沒有長高的分別。


他覺得自己跟其他花朵沒甚麼不同,頂多就是顏色上更鮮豔一點,大家都是紫的藍的冷系色調,不知道為甚麼只有他一朵鶴立雞群,長成了最耀目的紅色,不過這個問題在沒有思考意識的花朵群裡並沒有產生任何歧視或偏見,大家依然保持著雨天一起和諧地吸水,晴天一起抬頭吸陽光的節奏,愉快渡過成長每一天。



直到他遇見和泉一織。
說是和泉一織也不太正確,因為正準確來說,那是和泉一織上輩子的事,那時候的他並不叫這個名字,穿著粗布和服,五官卻跟這輩子長得一模一樣,瘦削的下巴,氣質乾淨,要以那個時代的人的話來說,就是一副標淮讀書人的長相。


那時同一個地方的城市還沒有好好規劃,一邊是民區,一街之隔外卻已是一座大山的山腳。本來那座山沒有往山頂走的道路,可是要上山的人多了,便漸漸形成了一條道路,後來又有人把它鋪成了高低不平的石路,而七瀨就是長在那石路邊一朵欣欣向榮的桔梗花。


七瀨很興幸自己生的地方在裡面那麼一點點,不然他就要像其他不幸的植物、因為鋪路的關系被連根拔走;他張開口想跟身邊幸存的植物談談這個話題,可惜的是一般植物都沒有自我意識,沒有花能理解他的心情。


七瀨有時候會垂下頭,感嘆自己怎麼就長成了一棵植物,似乎有點格格不入。


這樣的心情—直存在於他的腦海,但缺少蘊釀的機會,直到七瀨遇見一織之後才猛然澎漲成一個巨大的念頭。


第一次遇見和泉一織時,對方正在追著一隻小貓咪跑,坦白說七瀨每次見到貓咪時心情都如臨大敵,畢竟他不能移動也不能閃避,小動物一旦不小心撞在他身上,輕則骨折、嚴重則傷重死亡,他可是一棵有思想的植物,自然也會擁有危機意識。


可幸的是七瀨又一次幸運地逃過了死神的魔掌,小貓咪一下子就跑到超出他視線的距離,一織跑得氣喘累累,估計已經跑了好一會兒,眼看大概是追不上貓咪的身影了,只好席地而坐,正好坐在七瀨的身旁。


七瀨抬起頭,又隨著風倚在他的身旁,想要喚起對方的注意,那時大概才十歲左右的一織看了看整片花墟盛開的花朵,又瞄了瞄身邊這朵唯一的紅花,開口道。


「呃,只有你是紅色的啊。」

柔和的童嗓繼續說下去。
「是挺好看的,不過我沒有在讚你可愛的意思。」


這樣的稱贊使七瀨高興得兩片葉子都要揮起來,基於生物攀比的心態,他想說自己比那些貓咪要溫柔得多,雖然七瀨沒有嘴巴,可是植物在發揮繁殖本能時會散發出花香的味道以吸引昆蟲來採蜜,於是七瀨想了想,便朝外散發出桔梗花的味道。


一織低頭戳戳花瓣,又湊過去嗅七瀨的香味,像是人類之間的親吻一樣,然後溫柔地笑了起來。



直到很久很久以後,一織早已不在世上,七瀨在原地醒了過來,才發現自己擁有了人類的身體。


七瀨從來沒有忘記一織,他走進已經面目全非的城市,以小孩的姿態被一對年老的夫妻收養,然而他的身體本來就不是正常的人類,因此幼時一直因為沒法適應社會的種種因素而長期住院。


可幸的是他從醫院出來之後,就像是花對陽光的追尋,七瀨的本能一直領著他朝一織所在的地方前進;他選了一織所就讀的學校,就讀的年級,並在圖書館外發現了對方的身影。


在小花園裡,一織從小袋子拿出了小魚乾想要逗貓,貓咪高傲地看了他一眼,彷佛鄙視賤民一樣,然後大搖大擺地緩緩走開。



年月如梭,所有景象面目全非,唯有這個人永恆不變。



從他還只是一朵花那時開始,七瀨便希望自己可以化成人,與一織一起看日出日落。也許是太陽、也許是神明聽到了他的喃喃自語,總之他的願望實現了,因為沒常識的關系,七瀨第一次向一織搭訕的時候就突然親吻了對方,當時他只是一心仿效上輩子一織向自己湊過來嗅花香的動作,七瀨並不知道這個吻在這個渴慕西方思想但仍然守舊的時代有著怎樣特殊的含意。


可是後來七瀨得知親吻是只讓重要的人的行為,他仍然覺得沒有任何問題,畢竟一織確實就是除了養父母以外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人;不過七瀨雖然沒常識,但反向思維還是有的,他後知後覺地發現,對於沒法想起上輩子的事的一織而言自己確實是一個陌生人,被強吻一事估計也不太好受,而且一織是一個相當信奉常識的人,因此七瀨開始猶疑,是不是應該讓對方知道自己不是人類的事、以及上輩子的事。


七瀨想了又想,反正最直接了當的做法是先黏上去再說,這也是他唯一懂得接近一織的方法。即使一織不知道七瀨的身份,但七瀨依然能從日常生活的種種照顧裡感覺到一織似乎也喜歡他;基於七瀨對於情感反應非常敏銳,就像植物的反射本能,一旦察覺到一織並不討厭身為人類的他,他便開始更肆意地入侵對方的生活。


七瀨開始了解到一織喜歡和厭惡的事物在嘴上總是變成相反的話語,雖然口硬心軟,又總是裝兇賣狠不說真話,但是實際上心底異常溫柔,除了不懂表達情感是弱點以外,似乎再也沒有虛弱的部分。



直到一織在圖書館按捺不住,低頭親吻了他,那時候的七瀨終於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幸運,才能一次又一次遇見對方,然後相愛。



似乎是人還是花也不再是問題了,可是在某些時候七瀨又會沒法控制自己的生理本能,例如他喜歡陽光,所以有時候即使身體抱恙也會想要外出曬黑,或是身體不自控地散發味道等,以一織敏銳的觀察力來說肯定發現到不對勁,可他絕對不會往非現實科學的方向裡想;一旦想象到一織突然發現秘密後沒法接受的表情,七瀨更希望自己能向一織坦誠相告,他深信坦率最好的解決辦法,即使最後一織還是沒有接受,至少七瀨並沒有試圖向對方隱瞞身份。



更何況七瀨自己知道,他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直到死亡也不可能告訴一織,因此他更認定身份只是一個不影響故事結局的小秘密,讓一織知道也沒關系。



沒關系的,因為一織很快會知道,而那時候已經甚麼都餘不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六月是繡球花開的好日子,站在彩虹色的花海之中總會讓人感到莫名的舒暢。


七瀨特別喜歡花卉,有時候一織在課餘時失去了對方的蹤影,他尋找七瀨的地方只有兩個,花園或是圖書館,如果是後者的話,一般他能找到的都是熟睡了的七瀨,只有是前者才能找到一個醒著的七瀨桑。

今天的一織依然以著上述的法則,在雨天裡找到了他喜歡的人,正孤仃仃地坐在大雨滂沱的公園裡。



「一織。」
一直垂著頭的七瀨,看到了熟悉的一雙皮鞋映入眼簾,緩慢地打了個招呼;他用肩撐著傘坐在公園的木椅上,伸出雙手掌心朝上,去接眼前霧雨中的水點。

「我是一朵花,晴天喜歡曬太陽,雨天喜歡淋雨吸收水份,不然我會很餓很渴。」



他忐忑不安,想要知道一織的反應。



「喔。那麼我是甚麼?」
一織撐著黑色洋傘站在他身前,眼睛朝上望了一眼,問道。
「蘑菇?」


七瀨有點著急,眼睛馬上紅了起來,馬上抬起頭來。
「和泉一織,我是說真的。」


「好了好了,我又沒說不信。」
一織伸手捂住了七瀨仍留在雨中的手,從指縫穿過去,彼此沾濕的手緊扣在一起,彷佛即使此刻天崩地裂,世界將要消失,他也不會鬆開這雙手。


「七瀨桑,我不害怕,所以你要安心留在我身邊。」



TBC.


如果要以花的生理周期來算的話。

七瀨在這章算是快開花了。


评论
热度(66)

© KRYSTAL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