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STALLOS

I'll be there by your side,
share your fears in the silent redemption.


-MASTER-
No.20

【學園MAGI】地下戀愛心態(七)(裘白)

※ 沒!有!阿!里!龍!
※ ……也沒有裘裘。
※ 僅用這章解釋為什麼巴巴和白龍的友誼不能長存。




【學園MAGI】地下戀愛心態(七)(裘白)

                                                                                                                                                                                                              


白龍和阿里巴巴危襟正坐在飯桌前,飯桌中央只有一張白紙。

沉默里阿里巴巴自動打開了錢包,把里面的紙幣全都放在桌上,然后咬着牙,把錢都推向白龍的位置。


白龍面不改容,不置可否,淡定地玩着手機里的數獨游戲。


阿里巴巴心想你這個數學白痴還敢玩數獨游戲裝高大上,生氣地把整個錢包甩到白龍面前。


「每星期五頓晚餐,星期六日休息。」
出於「付了錢就是主人」的心態,阿里巴巴的底氣回來了。
「煮甚么也好,份量要多,肉扒要大,我不一定准時吃飯,但你務必准時煮飯,understand?」


「我不一定煮飯,而你可以選擇吃食堂生產的垃圾,或是杯面。」
也不正眼看對方,白龍擺出了富二代不為金錢折腰的態度,把阿里巴巴的錢包以一個標準投球丟進垃圾箱。
「不過杯面吃多了會腎虧,你得有心理准備。」



談判破裂,阿里巴巴抹着淚拾起自己的錢包,第一戰戰敗。



為了高中三年的幸福着想,阿里巴巴決定再接再勵,硬的不行用軟的。


「白龍哥哥。」
他刻意堆出滿臉虛偽的笑容。把桌上談判用的白紙撕了一角,在上面寫上可憐楚楚的兩個字「健康」,然后推到白龍面前。


「我的……腎的……健康……就交到你手上了……請皇上務必疼愛它…………」



白龍夸張地打了個顫抖。


「巴弟言重……算了你的中文爛成這樣就別玩了,我連你的錢包都不收了,這么重要的東西你自己收好……」



談判進入正軌。



「寢室規矩。」
白龍垂着眼廉,嚴肅非常地提出第一道規矩。


「古有新撰組局中法度,違者切腹謝罪;今有寢室規條,違者反鎖門外享受空腹北風之姿。」


阿里巴巴危襟正坐,旁邊是危急關頭被召喚過來護駕的阿拉丁。


「以前的人違規要切肚子,以后你一旦違規就要空肚子。」
阿拉丁貼心地為他進行翻譯解說。


「這種不平等條約,一旦開了頭便回不了頭啊,阿里巴巴你得考慮清楚……」



頭腦清醒的阿拉丁肯定將來會違規的人不可能是白龍,因此受害的就只有無辜的阿里巴巴或是確實有罪的阿里巴巴。



「守規總比腎虧好啊……你忘了昨天又有同學因為吃了飯堂的垃圾而進醫院嗎?」
老成地嘆一口氣,阿里巴巴語重心長地握緊對方的手背說着。


「阿拉丁,我知道你年齡小,還不懂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一時忍讓、能讓你走得更遠。」


「……」
還想為阿里巴巴爭取權益的阿拉丁默默地瞄向白龍,白龍不客氣地回望着他,然后拿起手上那張寫着「健康」兩字的紙條。



阿拉丁聰明地沒有在這個致命關口再作掙扎,而是避重就輕提出另一個問題。
「那麼第一條寢室規矩是甚麼?」



「第一條,分工。廚房歸我管,我會對你的溫飽作出保證,只要有我在你就不用跟校醫當朋友;打掃歸你管,意指範圍為寢室的公用地方,不包括房間裡我的私人領域。」


宿舍裡每個「小單位」都包含兩個房間、小客廳、浴室和廚房,一個房間住兩個學生,阿里巴巴和白龍是同住在其中一個房間的室友;而鑑於一看就知道他倆對整潔的要求有極大差異,白龍想了想又補充一句。


「有關整潔的定義,決定權在我手上,如果我判定環境不夠整齊,你必須遵守我的要求再續處理。」



那另外兩個房間的宿友呢?


也許在數學白痴的眼裡會出現「4=2」這類不平等方式,白龍大概早已忘記了這個單位共有四人,而不是只有他和阿里巴巴的二人世界。機智的阿拉丁沒有作聲,他打算日後才提醒阿里巴巴還有兩個人可以分擔清潔宿舍的要務。



然而計劃追不上變化,天真的阿里巴巴主動招供。
「白龍啊我們還有兩個學長呢怎麼辦?要不一人負責打掃一人負責洗碗一人負責買菜?當然前提是他們也想蹭飯的話。」



阿拉丁放棄了,把臉埋在自己的臂彎裡不說話。



白龍舉起兩隻手掌,點一點手指,終於想起了宿舍確實有兩個房間四個學生。


阿里巴巴對他豎起的四根手指肯定地點點頭,白龍從對方鼓勵的眼神裡感受到尊重、包容、理解和信任,一個數學白痴頓時對這個被金錢和數字主宰的世界重燃了希望,像孤單的靈魂找到歸宿,像等到春日陽光的花朵。兩人含情脈脈地深情地看向彼此,然後他們餓了,便一起進廚房烤蜜糖雞翼。




白龍曾經以為他跟阿里巴巴可以成為朋友。
在他以為對方跟他一樣只懂二二得四,四四得十二的情況下。



後來白龍發現他和訊號燈組果然是不可能成為朋友的。
在阿里巴巴可以糾正他並說出吃兩打雞翼等於二十四隻的情況下。



友誼的感覺消失了。白龍目無表情地寫了一列比裘達爾頭髮還要長的規矩清單給阿里巴巴,其中最後兩句寫道:


「練白龍永遠是對的。」

「如對上一句有任何異議,殺人滅口。」



TBC.



1. 
之前不想填這個坑的原因多少因為白組和黑組打得你死我亡。
目前我的感覺是已經數不清寫了多少篇裘達爾掉線的文章,都不差這篇了。



2.
我唸書那時就住在這種宿舍。

一個房間住兩個人只是學校安排,實際上宿舍根本管不住,不久後越住越多人,考試期試過一個房間睡了六個學生外加一隻貓,一覺醒來不認識旁邊的人是誰……


估計白龍一輩子都接受不了那個場面……


评论(2)
热度(41)

© KRYSTAL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