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STALLOS

I'll be there by your side,
share your fears in the silent redemption.


-MASTER-
No.20

一份你可能想做的写手问卷

謝謝小岸找我做問卷\( `▽' \ )Oo。\( ` ▽.∑? \)


出處: http://oceanicstar.lofter.com/post/7a0b3_854bd9a

@感慨无用


溫馨提示,以下問卷含有CP為↓

MAGI:裘達爾 x 練白龍

刀劍:一期一振 x 藥研藤四郎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飛蛾撲火一般的感情,不管是奮不顧身粉身碎骨的過程,還是事後只餘下火光燃燒殆盡的殘影。


 → 飛蛾撲火


當裘達爾被那股重力帶離開地球前,在他和白龍緊扣著彼此的手被撕開之時,他看到了很多很多年前的自己,坐在樹上偷聽坐在樹下的白龍入睡時呼吸的聲音。

那時的白龍臉上已經帶有火災後的燒傷,裘達爾覺得也許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也許白龍終有一天會找到其他魔奇,也許他會自行攻略迷宮,也許……


許多許多的可能性,築成了一面密不透風的牆,裘達爾找不到任何能傳遞心聲的方法,即使把自己的心挖出來了,白龍在牆的另一面依然不可能看他一眼。

但是最後他卻做到了,他用血肉淋漓的過去把那面牆敲碎,然後牽起白龍的手告訴他,即使整個世界都選擇背叛他,他也會站在他的旁邊。


裘達爾最大的願望是、讓白龍知道、他一直都在身邊他便不會孤獨——


——飛蛾終究縱身撲向火光,成了被遺留的人眼中沒法抑制的眼淚,一剎蒼白世界。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異端文學,說十次異端文學,有點意識流與現實幻覺結合的,我寫得不太好看但十分喜歡。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聖母受發熱發亮 ← 不知道算不算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勤奮好學的三好學生白龍,誤以為常常打群架且不修邊幅的室友裘達爾不務正業、學業情況危殆,於是特別、特別仁慈地制定了溫習時間表和營養飲食餐單,決定拼了命也要拯救對方的中英數理和高膽固醇的健康紀錄。


結果他心血來潮打掃寢室時在對方的床底找到了一些小黃書,還有好幾份數學滿分的成績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種我雖然不雷但也不萌。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不吃裘達爾和白龍彼此以外的CP(……)

烏伊和斯緹的話,我覺得因為角色太冷的關系,壓根沒法別的CP吧(。)


一藥的話,目前尚在發育期不好說,但我確定自己不喜歡逆。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一藥親情向可以,裘龍再親也只會亂倫(你好意思說)


→ 眼鏡

藥研其實沒有近視,只是他份外喜歡雙眼被困在視覺框架裡的感覺,就像是整個世界再大,他眼前也只有他重視的一切。

而他最重視的、絕對離不開他的家人,例如他的每一個弟弟,還有唯一一個總是特別安靜的哥哥。

藥研的哥哥只有一個,這個世上最溫柔細膩的哥哥叫一期一振。在藥研心裡高低起伏的天秤上,這個「唯一」又佔據了「最重視」的最高級別,從來沒有動搖。


那種用最重視、最喜歡、最愛等等形容詞都沒法清楚說清他強烈而濃重的感情,如同他任性地只看著細小視野裡唯一的光,他的哥哥。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引一藥文。


→ 夜戰風 


 「林暗草驚風、」

伏在一期一振耳邊輕聲說道,仿佛連呼吸都打在他最敏感的皮膚上,藥研纖細的身軀明明構不成任何重量,語調也與平日一樣溫文體貼,其身上的殺氣卻給一期一振帶來了沉重的壓力。


短短五個字似曾相識,一期一振瞬間從突如其來的震憾中回醒過來,驚訝地接過下一句。

「……將軍夜引弓……!」


緊接著他感覺到身上又重了幾分,那是藥研用力往下壓而形成的重力深深壓在他的胸膛之上,一期一振睜著眼看天空漆黑一片,只聽到連串弓箭射出時發出的極微弱聲音,繼而萬箭齊發在他的頭頂穿梭而過!


——夜裡奉命而來的刺客從遠方引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丸日常風


一期一振醒來時已是露水漸散的清晨。


昨夜粟田口被審神者派到民居視察徹夜不歸,作為兄長的他躺在榻榻米上睜著雙眼胡思亂想,儘管深知弟弟的實力、但還是不禁擔憂他們看上去弱小的身體會否遇上不可預知的意外,如此輾轉反側直到半夜,他才不安地陷入沉睡。

起床時,一期高興地發現弟弟們已平安回來,正躺在各自所屬的榻榻米上補眠,只是睡姿有點開放,小亂甚至連睡衣都沒有換好便睡了,左腳橫扛在旁邊秋田的胸膛上,讓秋田看上去快要窒息。


只有藥研專屬的位置空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還是能認出來的。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坑品差劣, 過兩萬字的文從來沒有完坑。

……未過兩萬字的連載,只要踏入兩萬字外的範圍,馬上坑。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 饑餓中進食(向讀者道歉)


 「不、我不道歉。」

把玩著手裡的軍帽,裘達爾深陷在柔軟的沙發裡,表情卻一臉兇氣暴戾地說著。

「 我是嚮導,他是哨兵,劇本應該先補魔後群毆,或是先補魔再補魔也成……」


以士兵標准身姿站在沙發一旁的白龍搖了搖頭,身體往後一退。

「……不、那個、我們還是群毆吧……」


→ 地下戀愛心態(向對方道歉)


吵架後他們冷戰了整整一個星期,裘達爾持續低氣壓成為曠課達人,白龍仿佛已出家成僧,每天煮的素菜款式層出不盡,色香味美,唯獨一塊肉也沒有。

室友成了無辜池魚,連上訴的藉口也沒有,只好欲哭無淚地召開緊急會議,於是在週末他們辦了一個小派對,並且把兩位當事人強行帶到酒吧,準備來場不醉無歸,盤算著飲醉後抱一抱打個啵兒,那些小吵小鬧沒有過不去的。


那晚裘達爾對酒精只是淺嚐即止,吃素吃得心如止水的白龍倒是一反常態地灌了半枝伏特加,其後不出所料半醉不醒地倚在沙發上假寐。斯芬托斯用手肋撞了撞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知趣地撞了撞裘達爾,裘達爾放下了酒杯,試探地走過去白龍身旁,搖了搖白龍。


白龍神智不清沒有醒來,裘達爾蕭灑地向友人們做了一個道謝的手勢,然後就在眾人的掌聲下挽扶著白龍離去。


晚間的街道上仍有零星行人,不過路上醉酒的也不只白龍一人,所以裘達爾這樣半揹半扶著白龍也不顯奇特。白龍也不反抗,半睜著眼睛似乎在細看裘達爾的側臉,然後安靜地靠了過去。

街道上剛好有一盞壞掉的街燈,遠方的燈光還不及照亮這片小天地,裘達爾把他壓倒在燈柱上,兩人舔吮著對方的唇瓣,在整個世界唯一的黑暗處接吻。


抵著對方的額頭,裘達爾凝視著白龍仍緊閉著雙眼的臉,嘴唇被粗暴地吻腫了顯得份外鮮紅,但他確定剛才白龍可是像溺水的人一樣吸吮著他的水分甚至不願放開。


「本來我是不會道歉的。」

裘達爾頓了一頓,低頭又再親了一遍,這次倒只是蜻蜓點水般的親吻,然後在白龍的耳邊低聲道。

「但你既然睡著了,那我就大方點吧,只有這次喔。」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有,想出懺悔室的本。 


但一貼就是黃書了→_→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你好意思問。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雖然有牆頭,但我還是挺專一的。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我發現,即使我和小岸萌點不一,CP相反,但不論去到哪個牆頭她都會拉我一把。


……她應該是唯一一個、我跳裘龍坑這麼多年來也沒有放棄我、也從來沒有放棄拉我出坑的碰友。(其他的早放棄了)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我要安利懺悔室……(住口)


其實最喜歡是《孩子,小鳥與羅勒草》,賈法爾小時候的故事。

http://noonebutme.lofter.com/post/458095_44bb68f


單論裘龍的話,是《別為我哭泣》。

http://noonebutme.lofter.com/post/458095_7b2666f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我所崇拜的他……已經不在圈子了(……)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痛哭)




—结束—



评论(1)
热度(16)

© KRYSTAL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