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STALLOS

I'll be there by your side,
share your fears in the silent redemption.


-MASTER-
No.20

【學園MAGI】地下戀愛心態(一)(裘白)

※ 學園MAGI系列文,《以指環代替再見與重逢》的後續。

※ 香港學生談戀愛的專有名詞普廣:「出pool」=「對外公佈戀情」,傳統來說需把所有親朋好友都請客一頓直到破產,才算正式確立戀愛對象的正室身份,不出pool的話會被當成隨便在一起的非認真狀況。

 

 

 

 

【學園MAGI】地下戀愛心態(一)(裘白)

                                  

  

白龍察覺自己喜歡了一個人,一個跟他擁有相同性別的男人。

 

他在小時候曾經遇見過比他年長少許的男孩,當時的白龍在後花園胡鬧著羡慕戴指環的人,路過的黑髮男孩把他冷嘲熱諷得心裡滿意後,隨手送了他一個可樂拉環。

 

他也想不清為甚麼會牢牢記著那個男孩的身影,在夢裡不止地重複著那天的情景,陽光的溫度和交錯的樹蔭、汗水從臉上滑下的弧度,男孩的聲音和置於掌心的小拉環。

 

也許因為白龍的記憶是那麼清晰,進入高中的學校時才能瞬間認出早已成長得退去童年幼嫩氣息的男孩,不可能認錯的,必定是他。

 

少年是比白龍高一年級的學長,跟小時候一樣嘴巴從不饒人,流氓主義至上;雖然臉上長期掛著輕蔑的表情,實際上五官和身材都長得挺有騙妹妹的本錢,除了髮型走反潮流後現代風格外,白龍客觀評價可以打個九十分,比自己的分數高了不只一點。

 

每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花時間梳頭發,而且花費時間不短。

可以坐的話絕對不站,可以躺的話絕對不坐;本性如此所以沒有特意鍛煉,腹肌卻莫名地明顯,明顯得讓異性臉紅,同性眼紅。

喜歡吃肉,吃一星期素菜全餐的話大概會直接餓死,但即使讓他連吃一星期九大簋也不會胖,嚴重違反力量守恆概念。

跟自己相反,數理學得很好,三小時的考卷對白龍來說是一個地獄,對他來說便是前一晚還在通宵打網遊遲到赴考還能隨便考滿分的事。

 

 

沒有刻意留意卻早已記住了對方的生活習慣,但因個性謹慎使然,白龍也沒有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奇怪;他還住在家裡時總是好好牢記白瑛一星期七天的時間表,好確認紅炎有沒有偷偷把姊姊約到危險的地方,做出對不起弟弟的事情。

 

 

白龍本來並沒有意識到「喜歡」的意思,以為只是把對方當成了自己的日常習慣,某天卻因偷聽到班上女生因戀情被嚴刑迫供而引起了困擾。

 

 

「到底你們進展到哪一步?」

以白龍前桌的女學生為中心,其他女生圍在她的四周,吱吱喳喳地說道。

 

午休時段大部分男學生都跑到球場去了,課室裡的男性就只餘下白龍這位個性正經的男班長,不知道是因為白龍相對其他男同學讓人放心,還是她們壓根沒有避忌的念頭,乾脆就站在白龍附近談論起來。

 

「就、就是抱和親吻啊……還可以怎樣?」

被盤問的女生搔搔頭尷尬地回答道。

 

 

白龍一邊心不在焉地做著數學題,腦海一邊回憶著裘達爾在他溫習功課時經常以親吻作為答對題目時的獎勵,耳邊卻又聽到女生的質問;腦海轉不動的他像個呆子一樣跟隨前方女生點了頭。

 

 

人群發出了無意義的起哄聲音,接著又有人提出疑問。

 

「他親的是哪裡?臉?還是嘴唇?」

 

「呃……是臉啊……」

 

 

白龍想起自己在廚房煮食的時候,裘達爾總是喜歡從身後抱著自己,頭枕在肩頸之間一邊喊餓一邊蹭,然後在自己甩鍋發脾氣前快速地親一下臉,然後馬上逃跑到客廳名正言順地等吃。

 

 

「那嘴唇呢?」

 

「也……有啊。」

 

 

有時候白龍要為菜式試味,拿著大湯勺輕舔一下湯的味道,如果裘達爾在場的話通常會搶過湯勺喝下一口,然後捧著他的臉,唇貼著唇灌過去。

然後他會一把把爐火關掉、繼而摟著白龍的腰,把他壓在牆壁上接吻。

 

 

「抱是抱過了,吻又吻過了,你們怎麼還不出pool啊?」

 

「……啊?但好像太快了吧……」

 

「快甚麼?昨日他還去過你的宿舍了吧?你千萬別跟他發展這麼快才對,先迫他出pool,紮穩自己的地位再說,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來真的。」

 

 

為了避免上個學期數學科白龍補考三次的慘劇再度重演,和盡力為阿里巴巴的語文亡羊補牢,昨晚裘達爾和阿拉丁徹夜留守在他們的寢室為他們補課。

直到深夜,習慣早睡的白龍第一個撐不住睡魔的引誘倒在桌上陣亡;緊接著阿里巴巴的腦袋也不勝負荷,整個人從椅子上滑了下去。

 

白龍被放到床上時已經失去意識,直到快天亮的時候他聽到鄰床傳來阿里巴巴迷糊的聲音。

 

「阿拉丁、你的電話好像在震……」

 

「……別管它,它很快會自動停下來。」

 

 

半睡半醒的白龍隱隱想到了甚麼,但意識還在夢鄉回不了來,於是很快又昏迷過去。不久後他感覺到裘達爾圈在腰上的手動了一下,接著從身後抱緊自己的身軀有甚麼溫熱的東西貼了上來。

 

空白一片的腦海突然清醒過來,白龍的身體馬上僵硬起來,裘達爾又蹭了蹭,一邊親他的耳垂一邊在耳邊低聲喃著。

 

 

「讓我的電話震多會……………………啊—————!」

 

 

然後他便被白龍狠狠地踢中下身並滾了下床。

 

 

事後白龍有點內疚,那時他只是遵循本能反應一下踢過去,但從裘達爾吶喊的聲量聽來那一踢的力度大概不輕,也不曉得會不會有後遺症;於是他只好在做早餐時特意給裘達爾做了三倍份量作賠罪,希望小小裘達爾能儘快回復健康。

 

 

白龍直到現在還不確定與裘達爾算甚麼關係,但與昨晚的行為相反,他其實並不討厭對方的觸碰,所以他一直沒有拒絕裘達爾的吻,只是太突然進展過急讓他手足無措,他一頭霧水不知怎辦才好。

 

 

他期待裘達爾的觸碰,卻擔心自己只是對方的炮友。

 


TBC.



在微博上發的情人節段子,那邊更到第五章,待我搬運回來好了。


评论(2)
热度(68)

© KRYSTAL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