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STALLOS

I'll be there by your side,
share your fears in the silent redemption.


-MASTER-
No.20

裘龍向小段子合集。

《陪伴》

凋零的白花掩蓋了鮮血,埋葬了眼淚,白龍在寂靜的土地上君臨天下,身邊空無活人。唯有黑闇中一道影子,不曾停歇地在皇座上的他的耳邊細說著,你的世界就只餘下我一人,不是黑夜,不見天日。

 



《龍》

殺伐沒有勝負,他血濺白帷捨棄良知;仇恨沒有盡頭,他卻沒法從中學習堅強;時間沒有返程,他站在原地任世界越走越遠;感情沒有結局,夢醒了他卻閉上眼睛。

 


《直至死亡把我們分開》

古殿簷頭上的鳥兒鳴叫,散落滿地的玉砌雕欄,黑色的太陽遮天蔽日,蹣跚的足印,血液滴答滴答;懷中的人似睡非睡的臉龐,時間的軌跡,小時候打過勾的承諾,冗長的路與旋轉的天空;長滿山外王陵的永志花,刻著先王名字的石碑,懷中冰冷的身體,長眠的魯芙,蒼古的歲月,牽著的手沒有放開,而黑夜終於有了依歸。

 


《以掌心的溫度作證》

自從火災以後,白龍不曾牽過姊姊以外的手。

白瑛是手是溫暖的,從小時候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女生獨有的嫩滑,到長大後成為武將後,雙手因練武而長了繭,白龍每次抓緊對方的手時都珍而重之,仿佛那是最彌足珍貴的寶物。

裘達爾的體溫很低。

白龍以為,假若有那麼一個人願意抓緊他的手,本該為彼此帶來溫暖才對,但是不論裘達爾怎樣捏緊他的手,都只會傳遞冰冷。

因為他本來也不是怎生溫暖的人,所以白龍也不懂怎樣才能給他溫暖,或是本來就不情願把溫暖交給對方。

於是他們只能一起墮落。

但那又如何,他們只餘下彼此了,就用足以窒息的力度捏緊對方。

 

永不分離。



评论(2)
热度(21)

© KRYSTALLOS | Powered by LOFTER